王海其人:胁迫敲诈式打假其行可恶,打击民族企业发表反动言论其心可诛
发布时间 2021-04-01 15:09 希鸥网 阅读 9679次


一、王海发家史——名义打假实为敲诈

1995年开始走打假之路的王海,尝到了几次“假一赔二”“假一赔三”的甜头,仿佛发现了金矿,于是把此当做自己的职业,并开始通过这种方式养家糊口,借此营利,进而牟取暴利。初出茅庐的王海,在当初法制尚不健全、消费者维权意识尚不强烈的时机抓住了风口,成为了那个借势而飞的“聪明人”,打假事业一路顺风顺水。王海甚至培养了自己的职业打假人团队并收纳了多名弟子,这些人按照王海教导的模式,先是通过知假买假索取赔偿,而后开始变出花样,有的甚至故意把临近过期日的超市食品偷藏于超市货架之下,等过期之后再直接奔到超市现场指认该超市向消费者售卖过期食品,一系列操作无缝衔接,让商家猝不及防,确有看起来“证据确凿,不容辩解”之势,就这样,打假成了一个行业,且这个行业在九十年代确实面临大大的蛋糕。

后来,王海渐渐觉得单纯的“假一赔三”式的“利润”远远无法满足他的欲望,因此,他进行了“商业模式升级”,开始了以敲诈威胁方式迫使商家给钱息事宁人的“营利”模式,这种模式不但成本低,而且一本万利,都不需要向工商行政管理部门举报再等待调查和处罚流程,只需动动嘴以“向行政机关举报”或者“曝光商家”为要挟即可,只要商家害了怕,他便坐等银子进账,如此操作,竟然屡试不爽。

这种思路不可谓不聪明,但聪明不等于智慧。表面上是“伸张正义”,背地里却是“碰瓷敲竹杠”,此种行径,为了利益毫无底线可言,真真令人不齿。

但,夜路走多了,总会碰到鬼;敲诈威胁多了,总会遇到不吃这一套的主。

天理循环,通过威胁方式屡屡得手的王海,却在2000年遭遇了其打假“事业”的滑铁卢。2000年后,市场秩序日渐良好,假货逐渐没了市场,“打假”这口饭自然越吃越少。这段时间,王海负面事件频出。

2000年,王海受委托打假津成电线,根据举报线索,王海一如既往先行威胁敲诈之举,起初,对方与之交涉欲私了支付他16万元了事,但对方低估了王海的胃口,几次转账之后王海并不满足,狮子大开口要100万,该公司自然不买账,数日后便召开记者发布会公开此事,将王海索要100万“私了”录音抖了出来。这种行为一经公之于众,王海形象立刻扫地,驱利而不择手段的嘴脸暴露无遗,当时的网友为此唾骂不齿,此后,虽然王海继续从事打假“事业”,但曾经打假斗士的“光辉形象”怕是已然一败涂地。

王海不服气,搜肠刮肚、四处奔走,试图继续搜集材料回怼津成电线,但很快就陷入了“精神病”风波。

2000年9月,王海在南京酒后无德大闹酒店,怒砸酒店吧台和办公桌,后商家无奈报警,王海被警方拘留后并不收敛,反而大闹派出所,砸了办公室玻璃踢了门,竟然还与办案民警发生了肢体冲突,事情越闹越大,不可收拾。之后其朋友赶来,赔付损失后王海被关进精神病院呆了7天。明眼人都知道,大闹警察局然后进了精神病院,他是真的精神失常?还是企图以精神问题逃避刑事责任?不论真相如何,王海从此事件之后灰头土脸,后来多年一度近乎销声匿迹。

二、借力互联网时代,趁机再次碰瓷

后来多次,王海试图回归公众视线,为此也是煞费苦心。最近又利用“辛巴假燕窝”事件,使王海这个名字再次翻红,而且大举获利。多年来,他仅仅通过“打假”这个行当所获利润已逾上千万。普通消费者多少年才能赚到的天文数字,被王海利用以保护消费者的名义,用来攫取个人经济利益。王海利用名利双收的空档,继续寻找着能收割更多钱财的目标“猎物”,伺机下嘴。

可笑的是,王海为了碰瓷名人,还瞄上了为了还债而频频带货的罗永浩,接二连三对于老罗直播间的产品进行质疑。就在大家都鼓掌称好之时,王海又猝不及防地栽到阴沟里翻了船。起因是王海质疑罗永浩直播间卖漱口水,涉嫌虚假宣传,但事实上,视频是网友拼凑剪辑的,人家老罗压根不认识这个人,视频中的内容跟自己的直播没有关系。

有明眼的网友开始分析事实真相,并质疑王海“为了打假而打假”,“咬人毫无章法”,但实际上仅仅是这么简单么?这种“毫无章法的咬法”,疼的不仅仅是辛巴、老罗等一众被王海“咬”过的人,还有中国那些辛辛苦苦做起来的企业。虽说身正不怕影子歪,但是王海“恶意勒索”、“钻法律漏洞”等一系列在扭曲三观下编造出来的打假标准,别管是哪家企业,都是唯恐避之不及,毕竟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一不小心被敲诈一道,很可能企业辛辛苦苦挣来的钱就被勒索给王海这个碰瓷王。

尤为可笑的是,碰瓷别家企业的同时,王海苦心经营的自家的企业却“涉嫌违法”。网友们扒出,王海的名下一共有8家公司,其中有几家公司属于严重违法的情况,近三年的时间,企业无法取得联系,被列入了异常,而王海本人也成了失信被执行人,也就是俗话的“老赖”。这是传说中的“马克思主义手电筒,只照别人不照自己”么?

王海这样一个连自己经营的企业都缺乏诚信的人来打假别人的企业,不是滑天下之大稽么?这样的人所谓的正义真的站得住脚吗?一个“老赖”的打假对于“打假”这两字真的是伤害性很大,侮辱性极强。不过,一系列骚操作后,王海确确实实用实际行为证明了,他不仅是中国企业发展的“克星”,还是把消费者踩在脚下的“恶棍”,屠龙少年终成恶龙,王海之行径不仅是为了收割自己的利益,更是妄图干扰中国经济发展,祸害中国人民的利益。

可是,我们就有一个疑问了,如果真是一位打假斗士,或者哪怕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国百姓,难道不想自己的祖国发展得好一些,各行各业的企业良性地成长吗?这样操作的目的到底仅仅是损人利己,还是别有用心?

三、瞄准民族企业,抹黑不遗余力

王海手下的前员工对其行径实在忍无可忍,在网上公开发表了声讨他的文章,并揭露了他的行径:“作为王海手下曾经的一名员工,在这里我想揭露出王海打假真相,让大家知道:现在的企业对于王海来讲,就像待宰割的羔羊,谁不给钱就搞谁!打假是假,勒索才是真,王海不能再这样为害下去!从2002年我跟他以后,我感觉王海的打假行为已经严重偏离了公众的期待,时至今天,他这位“打假专业户”已经堕落为一个不折不扣,依靠勒索恐吓过活的地痞无赖!”

这次爆料门事件,不仅揭露了王海唯利是图、敲诈勒索的卑鄙行径,同时也让我们了解到了王海打假的发财线路图:

1、在网上搜索碰瓷对象,重点关注大企业,发现产品缺点后跟企业联系,疯狂暗示破财免灾,如企业拒不上套,就勾结媒体曝光。

2、收取竞争对手好处费,根据指示在网上搜索寻找对手产品缺陷,勾结媒体曝光。

然而,这种套路,也只能在打着维护广大消费者权益的旗号下,以掩盖其非法目的。但天网恢恢,国家法律不容这样的犯罪分子逍遥法外,最高人民法院第1344号指导案例“周禄宝敲诈勒索”案,已经确认王海式打假依法成立敲诈勒索罪。

王海对民族企业的仇视素来已久,我们可以看看他曾经试图敲诈金山未遂的故事:

2011年王海召开新闻发布会,将矛头对准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三大运营商和金山网络,称他写给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的举报材料里,要求三大运营商向213万用户退款2.3430亿元,而这已经是王海第二次对金山毒霸进行举报。王海称,金山毒霸曾宣布永久免费,至今11个月,按每个月10元计算,多收了用户2.3430亿元,应该全额退还。由于被举报的三大运营商都曾公开向社会承诺“收费误差,双倍赔偿”,所以用户依法有权再向三大运营商索取加倍赔偿,即再赔偿用户2.3430亿元。表面上看,是为了广大金山用户的权益维护,实则又是其追名逐利自导自演的一出戏。

此外,王海还主张要对上述违法人行为进行处罚,并撤销金山网络使用的中国名牌金山商标。王海对民营企业的仇视可窥一斑。

而金山则回应王海此举系敲诈勒索,并指出已掌握相关证据控诉王海四大罪状。金山网络的声明称有充分的证据表明,自己的竞争对手与王海是此次事件的幕后策划者,王海对消费者以维权为名,实则向企业进行勒索敲诈,同时还在消费者在问题得以解决不愿诉讼后进行恐吓,并声称将为这些用户公益维权,同时诱使用户签署所谓代理协议。在用户与金山网络取得联系表示希望解决问题后,王海又指使用户不许与金山网络保持正常联系;为用户解决问题后,用户认为金山网络已经尽到了相应责任,理解并认可金山网络的处置措施,表明不愿发起诉讼后,王海又以签署代理协议相要挟;王海在威逼不成后又向用户进行利诱,表示会为此向用户支付一笔钱,但遭到用户明确拒绝。一直以来,竞争对手在幕后支持王海从各个角度对金山网络进行抹黑攻击,奉劝王海立刻悬崖勒马;王海此举已经从所谓维权转变成绑架用户向企业进行敲诈勒索的行为,金山网络将对此追究到底。

王海此类维权行为得到很多唯利是图、见利忘义之人的效仿,据传,今麦郎方便面敲诈勒索案李海峰就是在王海怂恿支持下才坚持主张450万赔偿,没有见过钱的李海峰最后获刑8年,别人却安然无恙,所以聪明人别受王海蛊惑,给他人当炮灰。

还有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一度被媒体誉为“山东王海”、“打假英雄”、“假药克星”的青岛市民臧家平,日前被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终审以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臧家平原是青岛市公安局治安队检测中心职工,病休在家,后专门进行买假索赔,一度成为与王海齐名的职业“打假”人。2002年,臧家平在青岛市花1674元购买了一保健品厂生产的“藏汴宝”补肾丸,自称服用后出现头晕等不良反应,然后找到该保健品厂驻青岛办事处销售代表崔某要求赔偿,经商议崔某付给臧人民币8万元。同年4月,臧在北京市花7068元购买“藏汴宝”补肾丸,以同样方式让该保健品厂副厂长宁某赔偿了5万元。

虽然已得到巨额赔偿,但臧家平仍不满足,他再次找到宁某,称他的康柏牌笔记本电脑中存有关于“藏汴宝”补肾丸是假药的调查文章,若购买该电脑,可以避免该文章向媒体曝光。宁某同意以人民币3.5万元的价格购买该电脑(经鉴定,电脑实际价值人民币7500元 。宁某不想吃这哑巴亏,同时报了警。当宁某把钱交给臧家平,臧准备离开时,被公安人员抓获。

法院审理认为:臧家平要求事主购买其存有调查文章的笔记本电脑的行为,构成敲诈勒索罪,遂作出上述判决。

王海之流能借公众之力发财16年,靠得就是广大民众的信赖。当所谓的“为公众打假”的耀眼的幌子荡然无存,剩下的只有赤裸裸的敲诈勒索,我们要反思,王海将公众善良至于何地?将国家法制至于何地?更将人性底线至于何地?

俗话说,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打假这个差事,本来应该只有政府相关部门有这个职责权限。就好比刑事犯罪应当由法院来判定,税务问题由税务局管理,绝不允许个人越界,甚至公权私用,利用公权力保护消费者的初衷,来反复频繁占用公共资源,不停通过举报、复议等方式请行政机关予以答复,达到其私用公权的目的。王海现在所从事的“打假事业”,就是赤裸裸地藐视中国法律,通过钻法律的漏洞、滥用公权来谋取私利。

他们瞄准的都是有一定代表性的民族企业,是对他有一定支付能力的大公司,不惜以搞垮搞臭一个企业,甚至一个行业为代价,这里的成本,哪里仅仅是一笔敲诈勒索的犯罪所得呢?

王海的乱喷乱发,不仅招致有识之士的共同厌恶,媒体平台也不是吃素的,2020年12月,王海在抖音的账号被公开处罚,原因是“负面价值观”,抖音这么大的平台,向来包容并蓄,这次他们决定不能允许一条臭鱼腥了一锅汤。

当我们正在纳闷为什么他一个土生土长的中国人要做这些事,说这些话的时候,有人跳出来指出了症结所在,有人在网上剖析王海的行为深层次的动因,认为王海是美国走狗,拿王海与当年的方舟子比较,但认为王海比方舟子更甚——原文如下:“王海的这些行为勾当不禁让人想起了当年刷新国人三观,被官方封杀的方舟子。熟悉方舟子的人都知道,这个头顶"打假斗士“光环自封的科学家,一度在国内混得风生水起,受到万众拥护,更是赚得盆满钵满。但就是这个所谓的“科学家”竟疯狂诋毁中医是最大骗局、打击中国古代著名科学家张衡,给美国一家所谓“生物信息公司”做顾问,为瘦肉精辩护,以博士身份打击嘲讽民科、号召全国人民都吃转基因……干着与人民利益背道而驰的勾当,处处体现着“美国走狗”的良心,最后,被扒了皮的方舟子在国内混不下去跑到了美国。现在王海的四处咬人、碰瓷耍流氓也是如此,说他是“方舟子翻版”实在是仁慈,应该是“方舟子Double”。至于后续是不是也会逃到美国?只能说,这种倾向很明显,可能是火候还没到,王海作为“美国走狗”的面目还没被大众所熟知,更大的祸乱国家的阴谋还没完成……所以网友们一定得擦亮双眼,使劲地盯着这颗中国的“屎”,千万不要让他像当年的方舟子一样,有一天揣着中国的金子去取悦美国人啊!最后放几张王海“毁三观”的言论,大家细细品品,看看你们心中的正义人士,究竟是何等货色…”

的确,仔细分析王海的行为与方舟子确实类似,同样顶着“打假”光环,受到民众支持,而后借势成了大v,便利用网络热度疯狂质疑攻击民族英雄,为质疑抗疫英雄的艺人辩护,接受他人委托帮助其攻击商业对手,或敲竹杠、威逼胁迫不成就公之于众或举报给工商,不停以搞臭民族企业为己任,诋毁国家政策,打击嘲讽国家法制,质疑中国传统价值观和民族文化,更让人民不能容忍的是他支持分裂,反对统一,经常拿台湾同胞说事儿找话题,以表达他符合美帝价值观的反动分裂言论。

一系列操作,让人不得不深思,他的行径,难道不是美帝的走狗帮凶吗?政治立场严重有问题的王海,想靠一己之力搅乱当今的中国市场,搞垮民族经济,其心险恶至极,令人发指。此人目前还混迹于国内,榨取油水,愚弄百姓,待日后时机成熟,他还会在这个了解他底细并能随时揭穿他虚伪丑恶面目的社会待下去吗?到时候卷款潜逃的他会在美帝过上悠哉阔绰的生活,而被其搅乱的民族经济和被他敲过竹杠的企业们,还会剩下些什么?

想到这,还会以为王海只是无底线的职业打假人而已,以为他为的只是利益么?那你就太单纯了。

王海其人:胁迫敲诈式打假其行可恶,打击民族企业发表反动言论其心可诛

一、王海发家史——名义打假实为敲诈

1995年开始走打假之路的王海,尝到了几次“假一赔二”“假一赔三”的甜头,仿佛发现了金矿,于是把此当做自己的职业,并开始通过这种方式养家糊口,借此营利,进而牟取暴利。初出茅庐的王海,在当初法制尚不健全、消费者维权意识尚不强烈的时机抓住了风口,成为了那个借势而飞的“聪明人”,打假事业一路顺风顺水。王海甚至培养了自己的职业打假人团队并收纳了多名弟子,这些人按照王海教导的模式,先是通过知假买假索取赔偿,而后开始变出花样,有的甚至故意把临近过期日的超市食品偷藏于超市货架之下,等过期之后再直接奔到超市现场指认该超市向消费者售卖过期食品,一系列操作无缝衔接,让商家猝不及防,确有看起来“证据确凿,不容辩解”之势,就这样,打假成了一个行业,且这个行业在九十年代确实面临大大的蛋糕。

后来,王海渐渐觉得单纯的“假一赔三”式的“利润”远远无法满足他的欲望,因此,他进行了“商业模式升级”,开始了以敲诈威胁方式迫使商家给钱息事宁人的“营利”模式,这种模式不但成本低,而且一本万利,都不需要向工商行政管理部门举报再等待调查和处罚流程,只需动动嘴以“向行政机关举报”或者“曝光商家”为要挟即可,只要商家害了怕,他便坐等银子进账,如此操作,竟然屡试不爽。

这种思路不可谓不聪明,但聪明不等于智慧。表面上是“伸张正义”,背地里却是“碰瓷敲竹杠”,此种行径,为了利益毫无底线可言,真真令人不齿。

但,夜路走多了,总会碰到鬼;敲诈威胁多了,总会遇到不吃这一套的主。

天理循环,通过威胁方式屡屡得手的王海,却在2000年遭遇了其打假“事业”的滑铁卢。2000年后,市场秩序日渐良好,假货逐渐没了市场,“打假”这口饭自然越吃越少。这段时间,王海负面事件频出。

2000年,王海受委托打假津成电线,根据举报线索,王海一如既往先行威胁敲诈之举,起初,对方与之交涉欲私了支付他16万元了事,但对方低估了王海的胃口,几次转账之后王海并不满足,狮子大开口要100万,该公司自然不买账,数日后便召开记者发布会公开此事,将王海索要100万“私了”录音抖了出来。这种行为一经公之于众,王海形象立刻扫地,驱利而不择手段的嘴脸暴露无遗,当时的网友为此唾骂不齿,此后,虽然王海继续从事打假“事业”,但曾经打假斗士的“光辉形象”怕是已然一败涂地。

王海不服气,搜肠刮肚、四处奔走,试图继续搜集材料回怼津成电线,但很快就陷入了“精神病”风波。

2000年9月,王海在南京酒后无德大闹酒店,怒砸酒店吧台和办公桌,后商家无奈报警,王海被警方拘留后并不收敛,反而大闹派出所,砸了办公室玻璃踢了门,竟然还与办案民警发生了肢体冲突,事情越闹越大,不可收拾。之后其朋友赶来,赔付损失后王海被关进精神病院呆了7天。明眼人都知道,大闹警察局然后进了精神病院,他是真的精神失常?还是企图以精神问题逃避刑事责任?不论真相如何,王海从此事件之后灰头土脸,后来多年一度近乎销声匿迹。

二、借力互联网时代,趁机再次碰瓷

后来多次,王海试图回归公众视线,为此也是煞费苦心。最近又利用“辛巴假燕窝”事件,使王海这个名字再次翻红,而且大举获利。多年来,他仅仅通过“打假”这个行当所获利润已逾上千万。普通消费者多少年才能赚到的天文数字,被王海利用以保护消费者的名义,用来攫取个人经济利益。王海利用名利双收的空档,继续寻找着能收割更多钱财的目标“猎物”,伺机下嘴。

可笑的是,王海为了碰瓷名人,还瞄上了为了还债而频频带货的罗永浩,接二连三对于老罗直播间的产品进行质疑。就在大家都鼓掌称好之时,王海又猝不及防地栽到阴沟里翻了船。起因是王海质疑罗永浩直播间卖漱口水,涉嫌虚假宣传,但事实上,视频是网友拼凑剪辑的,人家老罗压根不认识这个人,视频中的内容跟自己的直播没有关系。

有明眼的网友开始分析事实真相,并质疑王海“为了打假而打假”,“咬人毫无章法”,但实际上仅仅是这么简单么?这种“毫无章法的咬法”,疼的不仅仅是辛巴、老罗等一众被王海“咬”过的人,还有中国那些辛辛苦苦做起来的企业。虽说身正不怕影子歪,但是王海“恶意勒索”、“钻法律漏洞”等一系列在扭曲三观下编造出来的打假标准,别管是哪家企业,都是唯恐避之不及,毕竟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一不小心被敲诈一道,很可能企业辛辛苦苦挣来的钱就被勒索给王海这个碰瓷王。

尤为可笑的是,碰瓷别家企业的同时,王海苦心经营的自家的企业却“涉嫌违法”。网友们扒出,王海的名下一共有8家公司,其中有几家公司属于严重违法的情况,近三年的时间,企业无法取得联系,被列入了异常,而王海本人也成了失信被执行人,也就是俗话的“老赖”。这是传说中的“马克思主义手电筒,只照别人不照自己”么?

王海这样一个连自己经营的企业都缺乏诚信的人来打假别人的企业,不是滑天下之大稽么?这样的人所谓的正义真的站得住脚吗?一个“老赖”的打假对于“打假”这两字真的是伤害性很大,侮辱性极强。不过,一系列骚操作后,王海确确实实用实际行为证明了,他不仅是中国企业发展的“克星”,还是把消费者踩在脚下的“恶棍”,屠龙少年终成恶龙,王海之行径不仅是为了收割自己的利益,更是妄图干扰中国经济发展,祸害中国人民的利益。

可是,我们就有一个疑问了,如果真是一位打假斗士,或者哪怕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国百姓,难道不想自己的祖国发展得好一些,各行各业的企业良性地成长吗?这样操作的目的到底仅仅是损人利己,还是别有用心?

三、瞄准民族企业,抹黑不遗余力

王海手下的前员工对其行径实在忍无可忍,在网上公开发表了声讨他的文章,并揭露了他的行径:“作为王海手下曾经的一名员工,在这里我想揭露出王海打假真相,让大家知道:现在的企业对于王海来讲,就像待宰割的羔羊,谁不给钱就搞谁!打假是假,勒索才是真,王海不能再这样为害下去!从2002年我跟他以后,我感觉王海的打假行为已经严重偏离了公众的期待,时至今天,他这位“打假专业户”已经堕落为一个不折不扣,依靠勒索恐吓过活的地痞无赖!”

这次爆料门事件,不仅揭露了王海唯利是图、敲诈勒索的卑鄙行径,同时也让我们了解到了王海打假的发财线路图:

1、在网上搜索碰瓷对象,重点关注大企业,发现产品缺点后跟企业联系,疯狂暗示破财免灾,如企业拒不上套,就勾结媒体曝光。

2、收取竞争对手好处费,根据指示在网上搜索寻找对手产品缺陷,勾结媒体曝光。

然而,这种套路,也只能在打着维护广大消费者权益的旗号下,以掩盖其非法目的。但天网恢恢,国家法律不容这样的犯罪分子逍遥法外,最高人民法院第1344号指导案例“周禄宝敲诈勒索”案,已经确认王海式打假依法成立敲诈勒索罪。

王海对民族企业的仇视素来已久,我们可以看看他曾经试图敲诈金山未遂的故事:

2011年王海召开新闻发布会,将矛头对准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三大运营商和金山网络,称他写给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的举报材料里,要求三大运营商向213万用户退款2.3430亿元,而这已经是王海第二次对金山毒霸进行举报。王海称,金山毒霸曾宣布永久免费,至今11个月,按每个月10元计算,多收了用户2.3430亿元,应该全额退还。由于被举报的三大运营商都曾公开向社会承诺“收费误差,双倍赔偿”,所以用户依法有权再向三大运营商索取加倍赔偿,即再赔偿用户2.3430亿元。表面上看,是为了广大金山用户的权益维护,实则又是其追名逐利自导自演的一出戏。

此外,王海还主张要对上述违法人行为进行处罚,并撤销金山网络使用的中国名牌金山商标。王海对民营企业的仇视可窥一斑。

而金山则回应王海此举系敲诈勒索,并指出已掌握相关证据控诉王海四大罪状。金山网络的声明称有充分的证据表明,自己的竞争对手与王海是此次事件的幕后策划者,王海对消费者以维权为名,实则向企业进行勒索敲诈,同时还在消费者在问题得以解决不愿诉讼后进行恐吓,并声称将为这些用户公益维权,同时诱使用户签署所谓代理协议。在用户与金山网络取得联系表示希望解决问题后,王海又指使用户不许与金山网络保持正常联系;为用户解决问题后,用户认为金山网络已经尽到了相应责任,理解并认可金山网络的处置措施,表明不愿发起诉讼后,王海又以签署代理协议相要挟;王海在威逼不成后又向用户进行利诱,表示会为此向用户支付一笔钱,但遭到用户明确拒绝。一直以来,竞争对手在幕后支持王海从各个角度对金山网络进行抹黑攻击,奉劝王海立刻悬崖勒马;王海此举已经从所谓维权转变成绑架用户向企业进行敲诈勒索的行为,金山网络将对此追究到底。

王海此类维权行为得到很多唯利是图、见利忘义之人的效仿,据传,今麦郎方便面敲诈勒索案李海峰就是在王海怂恿支持下才坚持主张450万赔偿,没有见过钱的李海峰最后获刑8年,别人却安然无恙,所以聪明人别受王海蛊惑,给他人当炮灰。

还有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一度被媒体誉为“山东王海”、“打假英雄”、“假药克星”的青岛市民臧家平,日前被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终审以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臧家平原是青岛市公安局治安队检测中心职工,病休在家,后专门进行买假索赔,一度成为与王海齐名的职业“打假”人。2002年,臧家平在青岛市花1674元购买了一保健品厂生产的“藏汴宝”补肾丸,自称服用后出现头晕等不良反应,然后找到该保健品厂驻青岛办事处销售代表崔某要求赔偿,经商议崔某付给臧人民币8万元。同年4月,臧在北京市花7068元购买“藏汴宝”补肾丸,以同样方式让该保健品厂副厂长宁某赔偿了5万元。

虽然已得到巨额赔偿,但臧家平仍不满足,他再次找到宁某,称他的康柏牌笔记本电脑中存有关于“藏汴宝”补肾丸是假药的调查文章,若购买该电脑,可以避免该文章向媒体曝光。宁某同意以人民币3.5万元的价格购买该电脑(经鉴定,电脑实际价值人民币7500元 。宁某不想吃这哑巴亏,同时报了警。当宁某把钱交给臧家平,臧准备离开时,被公安人员抓获。

法院审理认为:臧家平要求事主购买其存有调查文章的笔记本电脑的行为,构成敲诈勒索罪,遂作出上述判决。

王海之流能借公众之力发财16年,靠得就是广大民众的信赖。当所谓的“为公众打假”的耀眼的幌子荡然无存,剩下的只有赤裸裸的敲诈勒索,我们要反思,王海将公众善良至于何地?将国家法制至于何地?更将人性底线至于何地?

俗话说,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打假这个差事,本来应该只有政府相关部门有这个职责权限。就好比刑事犯罪应当由法院来判定,税务问题由税务局管理,绝不允许个人越界,甚至公权私用,利用公权力保护消费者的初衷,来反复频繁占用公共资源,不停通过举报、复议等方式请行政机关予以答复,达到其私用公权的目的。王海现在所从事的“打假事业”,就是赤裸裸地藐视中国法律,通过钻法律的漏洞、滥用公权来谋取私利。

他们瞄准的都是有一定代表性的民族企业,是对他有一定支付能力的大公司,不惜以搞垮搞臭一个企业,甚至一个行业为代价,这里的成本,哪里仅仅是一笔敲诈勒索的犯罪所得呢?

王海的乱喷乱发,不仅招致有识之士的共同厌恶,媒体平台也不是吃素的,2020年12月,王海在抖音的账号被公开处罚,原因是“负面价值观”,抖音这么大的平台,向来包容并蓄,这次他们决定不能允许一条臭鱼腥了一锅汤。

当我们正在纳闷为什么他一个土生土长的中国人要做这些事,说这些话的时候,有人跳出来指出了症结所在,有人在网上剖析王海的行为深层次的动因,认为王海是美国走狗,拿王海与当年的方舟子比较,但认为王海比方舟子更甚——原文如下:“王海的这些行为勾当不禁让人想起了当年刷新国人三观,被官方封杀的方舟子。熟悉方舟子的人都知道,这个头顶"打假斗士“光环自封的科学家,一度在国内混得风生水起,受到万众拥护,更是赚得盆满钵满。但就是这个所谓的“科学家”竟疯狂诋毁中医是最大骗局、打击中国古代著名科学家张衡,给美国一家所谓“生物信息公司”做顾问,为瘦肉精辩护,以博士身份打击嘲讽民科、号召全国人民都吃转基因……干着与人民利益背道而驰的勾当,处处体现着“美国走狗”的良心,最后,被扒了皮的方舟子在国内混不下去跑到了美国。现在王海的四处咬人、碰瓷耍流氓也是如此,说他是“方舟子翻版”实在是仁慈,应该是“方舟子Double”。至于后续是不是也会逃到美国?只能说,这种倾向很明显,可能是火候还没到,王海作为“美国走狗”的面目还没被大众所熟知,更大的祸乱国家的阴谋还没完成……所以网友们一定得擦亮双眼,使劲地盯着这颗中国的“屎”,千万不要让他像当年的方舟子一样,有一天揣着中国的金子去取悦美国人啊!最后放几张王海“毁三观”的言论,大家细细品品,看看你们心中的正义人士,究竟是何等货色…”

的确,仔细分析王海的行为与方舟子确实类似,同样顶着“打假”光环,受到民众支持,而后借势成了大v,便利用网络热度疯狂质疑攻击民族英雄,为质疑抗疫英雄的艺人辩护,接受他人委托帮助其攻击商业对手,或敲竹杠、威逼胁迫不成就公之于众或举报给工商,不停以搞臭民族企业为己任,诋毁国家政策,打击嘲讽国家法制,质疑中国传统价值观和民族文化,更让人民不能容忍的是他支持分裂,反对统一,经常拿台湾同胞说事儿找话题,以表达他符合美帝价值观的反动分裂言论。

一系列操作,让人不得不深思,他的行径,难道不是美帝的走狗帮凶吗?政治立场严重有问题的王海,想靠一己之力搅乱当今的中国市场,搞垮民族经济,其心险恶至极,令人发指。此人目前还混迹于国内,榨取油水,愚弄百姓,待日后时机成熟,他还会在这个了解他底细并能随时揭穿他虚伪丑恶面目的社会待下去吗?到时候卷款潜逃的他会在美帝过上悠哉阔绰的生活,而被其搅乱的民族经济和被他敲过竹杠的企业们,还会剩下些什么?

想到这,还会以为王海只是无底线的职业打假人而已,以为他为的只是利益么?那你就太单纯了。

创米科技于2021年4月16日完成了2亿元B轮融资。由达晨财智领投,尚品宅配、中信证券投资有限公司、同创伟业以...[原文链接]
2021年4月9日下午,以"创·未来"为主题的创想三维7周年庆典暨3D打印产业峰会在深圳宝立方国际酒店圆满举办,发...[原文链接]
而放眼到主打“冲动”“即时”“沉浸式”消费的直播间里,参与其中的男性群体也以“惊人”的速度向上攀升。“...[原文链接]
疫情让全球的电商市场火爆起来。亚马逊作为跨境电商行业的领头羊,在进一步发展市场的同时,也因收费高、限制多...[原文链接]
经历了换帅、“合同风波”的伤筋动骨,通过大动干戈的整合新丽传媒、腾讯影业,沉疴爆发的阅文集团总算是回血了...[原文链接]
每周精选查看更多 >
腾讯有无可能投资国美?看马化腾之前的发言就知道
腾讯有无可能投资国美?看马化腾之前的发言就知道
在黄光裕假释之前,拼多多、京东以可转债的方式对国美进行投资,因拼多多、京东的背后大股东为腾讯,让人不由得联想,腾讯是否会直接对国美进行投资。... [详细]
如果最近你创业不顺,不妨读一读段永平这100句话
如果最近你创业不顺,不妨读一读段永平这100句话
上市后,拼多多市值一度超过京东,在所有中国互联网企业中排名第四。因此,其“80后”CEO黄峥也被人们戏称为“杭州80后新首富”、“抛弃你的同龄人。... [详细]
希鸥网李志磊写在30岁生日:创业5年认识的六个创业真相
希鸥网李志磊写在30岁生日:创业5年认识的六个创业真相
2013年7月,大学毕业一周年,遭遇简短创业带来的失败以及工作不顺利,我进入了人生低谷,此后一个月,每天花20块钱买10注双色球,希望可以一夜暴富。一个月后终于中了五块钱,我意识到,翻身不能靠运气,还是要要靠自己的努力... [详细]
创业者独白:过去三年拼命打下的江山,我已经失去了
 创业者独白:过去三年拼命打下的江山,我已经失去了
几乎99%的创业者都在2020年1月份都撒了谎。 那个月,或是在开年会的酒店,或在一个小餐馆的包间,或是在办公室里,创业者们豪言壮志的告诉员工:2019年很难,是过去十年最难的一年,我们终于扛过去了,2020年公司一定会更好!你们的收... [详细]
知乎创始人周源曾创业失败发不出工资:我哭了,因为不甘心
知乎创始人周源曾创业失败发不出工资:我哭了,因为不甘心
说起知乎,想必大家都不会陌生,但站在知乎背后的男人,大概很少有人会去了解。周源是知乎创始人兼CEO,他自称“知乎第001号员工”。2018年周源做客一档由腾讯大学自制的名为《CEO来了》的节目,谈到自己的创业经历,分享在此。...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