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上市潮再起,AI独角兽“成熟”了吗?
发布时间 2021-08-25 18:39 转载 阅读 20963次

“没想到,云从居然过会了。”投资总监安泽对DoNews(ID:ilovedonews)感慨道。

就在一个多月前,他在接受采访时还曾表示,目前科创板对人工智能与金融科技公司并不太友好,“AI龙头企业想要蜕变上市,还会有一段缓冲的过程。” 

然而在7月20日晚间,上交所官网信息显示云从科技首发过会。这个消息,让沉闷已久的AI创投圈激起了不小的水花。云从科技内部人士告诉DoNews,尽管IPO后续事宜还要经过询价、路演、定价等流程,距离上市至少还要1个月以上的时间,不过内部对上市本身很有信心。 

紧接着,8月6日下午,AI独角兽云天励飞正式过会,如无意外,将与云从科技前后脚在科创板上市;8月13日,AI独角兽公司第四范式智能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拟在香港主板挂牌上市,此前在2020年,第四范式也曾透露探索在科创板上市。 

接连的好消息,让圈内一片欢腾。但相比前几年,人工智能行业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盛景,眼下,从创业公司到投资机构,都要冷静了许多。虚火过后,行业也以更务实的态度来对待人工智能的发展。

从追捧到退潮 

在人工智能60年的发展历程中,以学术的标准来看,我们仍处于深度学习突破后的第三次浪潮阶段,但是,以商业的角度来看,过去的一年,潮水似乎退却了。 

这种戛然而止的感觉,直接来自于AI公司上市的接连受挫。一般而言,创业公司在经历天使轮、A、B、C等轮的融资后,上市就被纳入日程,这也是投资人退出的主要途径之一。 

投资总监安泽告诉DoNews,根据基金类型的不同,一般会在3-5年之后考虑退出,而我国人工智能的投资热潮大概在2017年开始,在2020年,许多投资机构已经进入了这一节点。 

科创板是许多科技创业公司上市的第一选择。据中国经济网报道,2020年1月-12月,A股共有394家企业完成首发上市(不含重新上市的ST国重装),合计募集资金4699.63亿元,其中科创板新增145家,145家科创板企业合计募资2226.22亿元。 

2020年7月20日上市的中科寒武纪,是首家在科创板上市的AI公司,并受到市场的热烈追捧,开盘首日上涨约290%,市值一度达到1000亿人民币。当时,市场普遍认为,科创板即将迎来中国AI公司的首批上市潮,排队准备上市的“AI独角兽”已有十余家之多。 

“独角兽”企业是指成立10年以内、估值超过10亿美元、获得过私募投资且尚未上市的企业,虽然人工智能在之前数年受到资本的追捧,但“AI独角兽”们如今的上市之路并不轻松。 

旷视科技为例,这家昔日的明星公司早在2011年底就拿到了联星之星的天使轮投资,之后被李开复看中,成为创新工场早期投资的代表项目,并跻身国内“AI四小龙”之列。截至目前,旷视共累计获得7轮融资,最近一轮融资发生于2019年5月8日,由阿里巴巴领投,融资额高达7.5亿美元。

数据来源:天眼查

2020年1月6日,路透社报道旷视科技赴港IPO已获港交所批准,有望成为中国人工智能的“上市第一股”,但遗憾的是最终未能通过。而IPO的出师不利,也让创新工厂等股东们纷纷退出,李开复也离开了旷视科技董事会。2021年3月12日,旷视科技在科创板的上市申请获受理,但目前进展缓慢,上市之路仍被笼罩在阴霾之中。 

令人有些疑惑的是,曾有媒体对比旷视在港交所和科创板提交的两份招股书,发现2018年的营收分别为14.27亿与8.54亿。按照后一份招股书来看,其营收有明显的缩水。

图片来源:旷视招股书(上为港交所,下为科创板,单位万元)

2020年,有145家企业登陆科创板。其中,有119家企业选择以“标准一”上市,即企业最近两年净利润均为正,且累计净利润不低于人民币5000万元,或最近一年净利润为正且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1亿元,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 

但普遍且持续的亏损是“AI独角兽”们上市最大的困难,比如前不久过会的云从科技,选择的上市标准就是“标准二”,即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 50亿元,且最近一年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 5 亿元。但符合这一标准并不意味着就不需要考虑盈利,监管机构依旧会从盈利模式、未来盈利情况预测等方面,对“AI独角兽”的可持续经营能力进行拷问。 

另一方面,政策的收缩也很明显。在今年年初,证监会就有针对性地强调“加强监管和风险防范,坚决防止资本无序扩张”等,DoNews通过采访券商内部人士了解到,目前科创板的监管力度明显加强,因此上半年,许多自知上市希望较小的企业纷纷选择主动撤回上市申请。 

比如同为“AI四小龙”之一的依图科技,在问询阶段主动要求中止审核,智能语音领域的AI独角兽云知声主动撤回上市申请。“没把握就撤回来,下次还可以再上,但要是没通过,一般要再上市就很难了。”一位券商人士解释道。 

他进一步告诉DoNews,对估值较高的AI独角兽们来说,投资机构已经很难通过上市以外的途径退出,但留给它们上市的选择也不多。“AI四小龙”以及部分AI企业都已经被列入美国实体清单,在海外上市风险太大,因为亏损,也无法满足国内主板上市的条件,实际剩下的选项就只有科创板、港交所了。因此在科创板也收紧之后,AI行业一度陷入低迷。 

虽然近期云从科技和云天励飞的接连过会,给行业打了一剂强心针,但这并不意味着监管标准的骤然放松。无论是为了上市还是更长远的发展,“AI独角兽”们都必须表现得更加“成熟”。 

从争投资到抢上市 

2016年3月,AlphaGo机器人通过围棋击败了世界冠军李世石,带动了国内人工智能产业的发展。“而国内人工智能企业早期的竞争像是在‘内斗’,是在争抢投资。”云知声IoT事业部总裁谢冠超直言。 

2015年年底,谢冠超加入智能语音人工智能企业云知声,完整地经历了国内投资人工智能的这波热潮。在他看来,科技创业公司“内斗”式的竞争,经常体现在参加竞赛、刷新纪录、发表论文等方面,但在产品上,大多商用化程度较低,与其说是拿来“卖”的,不如说是拿来“秀”的。但这种竞争又有其必要性,“就算你当时不需要,也要先拿下来,不然投资就被别竞争对手拿走了,你要怎么办?” 

“AI四小龙”不乏类似的履历。比如2014年,商汤科技自研的DeepID人脸识别算法,曾以98.52%的准确率超越Facebook,创下全球首次超过人眼识别准确率、突破工业化应用红线的记录;2017年,依图科技在由美国国家标准技术局(NIST)主办的全球人脸识别测试(FRVT)中夺得第一,在千万分之一误报下达到识别准确率95.5%,是当时全球工业界在此项指标下的最好水平;云从科技及核心技术团队曾先后 9 次摘得国内外智能感知领域桂冠,并于 2018年获得了“吴文俊人工智能科技进步奖一等奖”…… 

但专注于吸引融资,难免会打乱企业正常发展的节奏,而投资机构为了自身利益,也会逼着企业往前走。安泽告诉DoNews:“‘AI独角兽’基本都存在这个问题,之前投资他们的基金可能会跟他们签有关上市或者业绩的对赌,然后资本就会逼着企业上市。独角兽估值太高,也有反稀释的条款,很难降价往外卖,只能也咬牙往前跑,可能实际上场景没跑通,需求端也没打通。” 

2019年,商汤科技曾经和他所在的投资机构接触过,机构内部讨论后的结果是“投不起”,因为当时商汤的估值已经达到近80亿美元。 

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当时人工智能已经开始“去魅”。“我们的首席投资官觉得,商汤能做的,其他公司其实也能做。虽然商汤技术更先进一些,但可能就相差了3个月到半年。而且一线AI公司收入虽然高,但存在单一占比过高的强关系型客户,这体现的实际是在行业里的人脉资源比较广,不是建立起了真正的行业壁垒。”安泽告诉DoNews,之后他们选择性地投资了几家同样做计算机视觉的二线创业公司,因为性价比更高,也更专注特定的场景。 

对此,谢冠超也有相同的看法。加入云知声之前,他曾在AMD、联想、飞索半导体、闪迪等芯片企业任职20多年。和人工智能领域出身的学者型创业者不同,他的优势是帮助公司在底层和商业化的方向突破,这也是当时云知声的股东们最需要的。 

“我们当时就是一个技术创业的公司,技术很好,收入来自项目交付。但我个人不太喜欢这种模式,因为没办法规模化,收入规模跟人工不是成等比,甚至规模越大,效益会越低。”当时,智能音箱刚刚兴起,云知声曾做出了一款智能音箱,腾讯AI团队过来看过了,表示技术上要比他们领先至少半年以上,但谢冠超一直认为:“智能音箱就是一个伪命题,不是我们长期要做的事情。” 

云知声的招股书显示,2017年智能语音交互产品占公司的主营收入比重高达96.93%,但在2020年上半年,这一比例已经降到了28.18%。谢冠超不看好智能音箱最根本的原因是,在尝试过十几款不同的智能音箱后,他依旧不认可智能音箱要比“智能手机+蓝牙音箱”的效果更好。其次,他认为做创业公司做智能音箱,早晚会输给跨界的巨头。 

“学术上,识别准确率从95%提高到96%很有意义,但在产品上,用户根本感受不到差异,反而可能让成本变得更高,技术上的领先,没办法转化成竞争的壁垒。”智能音箱行业之后的发展印证了他当时的判断——在阿里和百度入局后,行业迅速被打成了红海,残酷性不仅体现在价格上,还有巨头对技术不惜代价的投资上。“我有一次和中国平安的高层交流,他跟我说,平安每年可以拿出几十亿来投资技术,这个数字,一般的创业公司根本不敢想,而他们的股价上涨一下,这笔钱就从资本市场上赚回来了。” 

谢冠超将这一类的巨头称之为“场景”公司,如果说之前的竞争像是技术创业公司之间的“内斗”,随着人工智能逐渐普及,技术公司不得不和“场景公司”进行“外战”,而转换战场的创业公司,不少表现出“外战外行”的窘态。“所有的资源,包括场景、数据,都在他们手中,甚至连技术,虽然我们现在还是领先的,但只要他们肯投资,早晚能追上来。而且只要他们可以做,他们大概率也是会做的。”谢冠超如是说。 

今年7月,京东人工智能研究院副院长梅涛在2021世界人工智能大会接受DoNews的采访时也表示:“即使你的技术很领先,但在人工智能快速发展的今天,高手之间对决其实也就半年甚至几个月的时间。技术再好,也就是一个时间窗口的问题。”京东人工智能事业部于2018年成立,从时间上来说落后于绝大多数AI独角兽,目前基本聚焦在和京东供应链相关的场景上,据梅涛介绍,他手下的科研人员曾经在工厂待过几个月:“如果不在供应链场景下,我们基本上不会试,因为场景太多了,京东只会做有优势的场景,行业Knowhow的优势就是数据优势和算法优势。”

据CIC灼识咨询的报告显示,中国企业在AI方面的支出已经从2016年的人民币154亿元,增至2020年的1280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达69.7%,预计2025年将达到人民币6095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36.6%。 

而这个预期虽然可以支撑起企业的估值,但“AI独角兽”们若要过IPO这道关,资本市场要的不是花拳绣腿,而是真正的实力派。 

安泽认为,AI的竞争力要表现在两点:一是提高效率,二是降低成本。只有两点同时达到,才有商业化落地的价值。有些场景,比如智能客服、票据扫描等已经实现了AI对人工的替代,还有更多的场景,现在仍是AI商业化落地的“深水区”。而AI公司从自身出发,除了这两点外,还要构建强大的壁垒,才能在“荒田无人耕,耕熟了有人争”的未来,在市场发展中占据一席之地。 

潮水再至,独角兽冲刺 

眼下,几乎所有的AI创业公司都意识到,仅靠技术而不落地场景,技术会成为无根之木。 

在定位上,AI企业其实更类似 to B 解决方案提供商或者ISV(独立软件开发商),需要与行业深度结合。京东人工智能研究院副院长梅涛在采访中也表示:“技术再尖端,也一定要是在行业里面去发挥作用的。因为光有技术,没有数据、没有场景、没有行业的话,很难成为一个很大的公司。” 

2016年底,云知声曾与格力合作,发布了语音控制的空调。在谢冠超看来,用语音取代遥控器,依旧缺乏价值,但如果语音可以控制几十件智能设备,那么就富有想象力了。“我坚持认为,做智能语音不应该只做音箱,更大的价值是作为整体解决方案的交互中控,比如智能酒店、智能家居等场景。” 

真正的商业化,不该是为了某项技术而去发明产品,而是为了具体场景去研发技术。 

几年前,云知声开始探索长远的商业化路径。当时云知声有几百个项目,他们在每个项目结束的时候进行取舍,如果认为有可能产生较大的商业突破,就做下去,没有就放弃,再也不做了,医疗语音录入就是被确认为未来方向的项目之一。谢冠超解释:“我们在选定的少数场景,大规模投入深耕,就是为了能够真正立足。” 

目前云知声的语音录入病历,使用良好的情况下,能让医生每天处理病历的时间从3小时降到2小时。这一业务对标同样以电子病例为重点业务的美国语音识别企业Nuance,根据其财报,2020年Nuance 的营收达到14.79亿美元,利润达到2139万美元。医疗解决方案也成为云知声收入增长较快的业务,占到了总营收的近30%。 

在规模化上,云知声在底层算法和场景之间构建了标准化的中间件,以在不同的产品形态之间对算法进行迅速的排列组合。“比如车内的交互有一个硬件交互模组,人机对话、自然语言我都有,这样只要再针对车型进行开发就好了,这样时间会缩短,在特定场景上我们更具备优势。” 

在与医院系统的数据对接上,由于医院都有着独立的HIS系统,每对接一个医院就相当于一个独立的项目,云知声就通过标准化中间件的思路,构建了专门的一套工具:“我们的同行对接一个医院,如果说需要10个人干6个月,我们可能两个人一个月就行。这里面有我们在自然语言方面长期技术积累的原因,但更多体现的是,基于场景构建全面解决方案的能力。”谢冠超说。 

追求规模化以提高效率、降低成本,并深耕具体的场景和行业,已经成为主流AI企业构建壁垒,对抗原本就深耕行业的“场景”公司的共识。目前“AI独角兽”几乎都有各自专注的领域,如医疗之于云知声,云从科技在其招股书中也写到“多年深耕垂直行业,广泛布局智慧金融、智慧治理、智慧交通和智慧商业四大业务领域……培育出针对不同行业特有的数据分析和应用能力,积累了对行业的深度理解和核心服务能力,建立了较高的业务壁垒。” 

刚刚提交招股书的第四范式专注在AI决策领域,尤其深耕金融领域,是第一家由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农业银行中国银行交通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五大国有银行投资的AI创业公司。除了AI独角兽的身分外,第四范式越来越像一家企业解决方案提供商。 

在2019年7月入职的总裁裴沵思,之前曾任SAP全球副总裁,在管理软件领域有近20年的行业经验。在入职时他曾接受采访并表示,早在三年前他就与第四范式接触过,并逐渐感受到,这会是比传统管理软件更先进的to B模式。 

在招股书中,第四范式就强调其企业级AI生产服务赋能平台“先知”(Prophet)配备人工智能开发套件,可以快速、大规模部署定制化的人工智能应用,其竞争对手也直接指向百度、阿里、腾讯和华为等巨头。

图片来源:第四范式招股书

虽然目前AI独角兽仍处于高投入的阶段,比如云从科技近三年一期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达到了 92.06%、30.61%、56.25%和 112.00%,但目前仍能留在行业一二线的AI企业,除了技术上人工保持领先外,基本也有了各自长期的商业发展战略。 

对AI企业的投资也进入了后半场,依旧有头部企业可以拿到融资,比如商汤在2020年完成了几十亿美元的融资,2021年8月初云知声也宣布已启动由老股东挚信资本领投,启明创投、磐谷创投跟投的D轮融资,此前其D1轮次近1亿美元也已交割。 

安泽表示,对目前估值较高的AI企业,投资其实已经有些鸡肋,不过之前的投资者多是大机构,并不缺钱,而企业上市只差临门一脚,也没必要退出,因此很可能会继续跟投直至企业上市。毕竟,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更好的退出方式了。 

实际上,绝大多数AI企业没有放弃上市的机会,他们需要在有限的时间窗口内,尽快推动自身的商业化落地进程。如果上一轮AI企业的淘汰赛是要看到“开花”和“结果”,那么这一轮,行业和资本市场都期待着,能看到“AI独角兽”们真正地“成熟”。 

(应采访对象要求,安泽为化名)

“没想到,云从居然过会了。”投资总监安泽对DoNews感慨道。[原文链接]
“每一个中国人都会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汉服”,巨大的想象空间让行业激动万分。不断涌现的“汉服之都”,突然闯...[原文链接]
徐勤根凭借“人类高质量男性”求偶“人类高质量女性”的视频在7月初风靡各大视频社交平台,引起从明星到网红...[原文链接]
巴比馒头上市,开店3000+;早阳包子,门店超3000+;汤包界的“老台门”突破5000+;吉祥馄饨拥有2500+店;就连豆浆油条界...[原文链接]
7月10日武汉欢乐谷电音节马思维专场,以一首《花花公子》引来全场大合唱,同时也点燃了在场数千人压抑已久的内...[原文链接]
每周精选查看更多 >
想升职加薪?拿着超4亿年薪的CEO给了20条建议
想升职加薪?拿着超4亿年薪的CEO给了20条建议
我们熟知的“迪士尼”,全称是华特迪士尼公司(英文简称:DISNEY),作为一家市值超过2万亿人民币(3103亿美金)的大型企业,迪士尼最为国人所熟悉的是其位于上海的迪士尼乐园和电影屏幕上的公主系列大电影,但这些只是迪士尼公司的一... [详细]
腾讯有无可能投资国美?看马化腾之前的发言就知道
腾讯有无可能投资国美?看马化腾之前的发言就知道
在黄光裕假释之前,拼多多、京东以可转债的方式对国美进行投资,因拼多多、京东的背后大股东为腾讯,让人不由得联想,腾讯是否会直接对国美进行投资。... [详细]
如果最近你创业不顺,不妨读一读段永平这100句话
如果最近你创业不顺,不妨读一读段永平这100句话
上市后,拼多多市值一度超过京东,在所有中国互联网企业中排名第四。因此,其“80后”CEO黄峥也被人们戏称为“杭州80后新首富”、“抛弃你的同龄人。... [详细]
希鸥网李志磊写在30岁生日:创业5年认识的六个创业真相
希鸥网李志磊写在30岁生日:创业5年认识的六个创业真相
2013年7月,大学毕业一周年,遭遇简短创业带来的失败以及工作不顺利,我进入了人生低谷,此后一个月,每天花20块钱买10注双色球,希望可以一夜暴富。一个月后终于中了五块钱,我意识到,翻身不能靠运气,还是要要靠自己的努力... [详细]
知乎创始人周源曾创业失败发不出工资:我哭了,因为不甘心
知乎创始人周源曾创业失败发不出工资:我哭了,因为不甘心
说起知乎,想必大家都不会陌生,但站在知乎背后的男人,大概很少有人会去了解。周源是知乎创始人兼CEO,他自称“知乎第001号员工”。2018年周源做客一档由腾讯大学自制的名为《CEO来了》的节目,谈到自己的创业经历,分享在此。... [详细]